《咖啡 苦不苦》书摘

走在魁北克老城里,总让人想起上海,那种淡淡的殖民地历史留下的味道,一种不那么踏实的感觉,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似的气息。……街道两边的房子,是老式的欧洲式样。在美国,他们把这式样的房子叫“殖民地式”。细细地看,就看出来它们在细节上有许多不地道的地方:窗楣上的花饰简单了,用的材料也不那么纯正,像是拷贝出来的东西。这一点,就像足了上海原先是法国租界的那些街区里的房子。……又是那种黯然若失的情调。这是在圣日耳曼广场的丁香园咖啡馆里所没有的。……坐在那里,慢慢地,也是一样的黯然若失,烟一样轻轻地罩住你。让你慢慢陷到一种没落的清淡的惆怅里,实在是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,过去的历史留下来的老房子里,弥漫着与异乡的一种不正常的联系和暧昧的盼望。

 

 

起初,东亚人并不习惯喝咖啡。安然度世的日本人学着中国人,喝许多清淡而隽永的茶。他们按照岛国人的口味,使得茶水更绿,并放进去一些炒焦的米粒,于是茶水变得更加醇和柔弱,带上一点稻米本分的香气。日本茶适当地提神,更多的是安抚人的身心。然后,咖啡来了,一种苦苦的墨水。明治维新的年代,日本人疯狂地崇拜西方来的一切。对于咖啡,人们努力着接受它、喜欢它,盼望着喝下去以后哪一天肚子不再咕噜鼓励响个不停,而且可以像西洋人一样孔武有力、战无不胜。他们对待咖啡,就像对待大海对面金发碧眼的人,带着敬畏的心情。

 

 

俄国人亚麻色的头发在窗外射进来的光线里好像暗了许多,他们垂着微微倾斜的长眼睛,这是个非常善于表达忧伤的民族,他们心里的忧伤很温暖,很宽广,很纯净。……外面下雪了,俄罗斯的雪,是契诃夫、普希金、屠格涅夫、托尔斯泰、帕斯捷尔纳克……几乎所有的俄国作家都赞美过的。就凭他们这样爱自己的国家,这是种尊严,你也会淡淡地爱上他们。

 

 

坐上一会儿,喝一点酒,慢慢就有了想要倾听,或者倾诉的愿望,两个人会离桌子越来越近,眼睛里的栅栏一点点打开,烛光闪烁里,能看到通往心灵深处的长长的通道。

 

 

坐在小镇咖啡馆的白色格子窗前,静听那火车的声音。我写的那个上海女孩子,到美国留学,不喜欢小镇的生活,因为它们简单又单调,不符合她在上海培养起来的令人意乱神迷的美国梦想。于是在夏天,她从中西部的大学,来到了纽约城,来找她策划好了的爱情。比起小镇上的美国女子,她才是真正不安于室的。

 

 

中年人要的是精致和精美,什么东西都是尘埃落定的样子,丝毫不肯马虎,就怕自己还不像功成名就。青年人的落拓是无羁,而中年人则是落魄。

 

 

五羊咖啡馆将不那么精良,不那么优雅,不那么十全十美,也不那么乏味的东柏林生活,在长长短短的蜡烛光里化为自己的情调:不那么呵护主流世界观而是放逐和叛逆的,不那么中规中矩而是自在和满不在乎的,不那么甜美可人而是颓唐和忧伤的。那是东柏林从狂奔美梦醒来以后的心境。……可是,在烛光里,渐渐地能体会到一种把玩……五羊咖啡馆把玩的是东柏林的嗒然若丧

One comment

  1. 大眼妹 · · Reply

    一直在follow你博客
    今天上来冒个泡
    Jackie u r the best!!
    哈哈哈哈哈哈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